王家烈身为最后一任“贵州王”,被蒋介石逼下台,他结局如何

2024-04-15 21:07 来源: 文化之窗 本文影响了:53人

王家烈送张学良登机,张得知王未坐过飞机,便邀他一起。不料刚起飞,张就拿出解除王兵权的命令,王瞬间脸色大变:我上当了!

1935年3月24日,蒋介石僧夫人宋美龄及顾问端纳、陈诚由重庆飞抵贵阳。蒋介石一到贵阳,就提出要去贵阳及25军看看。从25军出来,蒋又提出到王家烈公馆去坐。王家烈以最为隆重的礼仪接待蒋。蒋与宋美龄在王公馆里谈笑风生。宋美龄还答应万淑芬,第二天到贵阳的名胜螺丝山王阳明祠游览。

蒋夫妇一离开王公馆,万淑芬马上着手安排第二天蒋夫人的游览活动。万想利用这个机会,好好巴结一下蒋夫人。

次日下午,螺丝山戒备森严,省府的眷,一个个浓妆艳抹,花枝招展,坐着大小轿子,向螺丝山飞奔而来。她们久闻宋美龄大名,也都想瞧瞧蒋夫人的尊容。

这一大堆夫人,兴致勃勃地站在螺丝山上,等着蒋夫人惠临。哪知一等不来,二等不来,万淑芬也急了,派人去请。结果,蒋夫人传话:“今天身体不舒服,不能来了。”

万淑芬听后,犹如三九天一盆冷水当头淋下。那些官眷也一个个垂头丧气而归。这次的脸丢得大,回来的路上,万淑芬难过地流下了眼泪。

蒋此行,名为看看,实为解决王家烈的问题。据说到达贵阳的当天,陈诚即提要出杀掉王家烈,老蒋没有同意。他说:“王绍武个大心直,本人并不坏,坏在他的左右。”蒋担心,此时杀掉王,他手下25军几万人会造反。

到贵阳的第三天,蒋找王家烈谈话,明确告诉他:在省政和二十五军军长两职中选一项。在省府就不能当军长,当军长就不能在省府。

王家烈一听此言,冷汗即从脖子上流了下来。他问蒋:“能不能容我回去与部下商量一下?”蒋表示同意。

回去后,王家烈召集部下开会,商定取舍。文职官主张留任贵阳,让出军长。理由是不在省府,就失去了在贵州立足的根基,军就会无着,最后军长的位子坐不稳。武将们意见相反。理由是没有军权,在省府也干不了几天,垮的会更快。

王家烈经过权衡,最后决定保留军长一职。3月30日,蒋介石下令免除王家烈在省府的一切职务,
广西的李宗仁听说王家烈的遭遇后,想联络他共同反蒋,他在白绸布上写了一封信,缝在二十五军驻粤办事处处长王节之西服里,并派专车送他回贵州,面交王家烈。

李宗仁这封信的大意是:你已交出省政,下一步老蒋可能以军饷来卡你,逼你交出部队。我们决定向你每月接济30万元军饷,以及所需的枪弹。你可将部队集中在黔南一带,与我们加强联络,蒋如果进逼,就与他翻脸,我们共同反对他。

王家烈看完信后,丢在茶几上,淡淡地说:“算了,猴子上得了树,狗是上不了树的,我不想干了。”

果然没过多久,蒋就以军饷进一步卡王家烈,逼他自动交出25军。蒋下令王家烈所部2个师、5 个旅、15 个团,缩编为2个师6个团。王家烈的部队驻在各县,非常分散,蒋又不让他集中部队。不集中部队便无法整编,而不整编就不发饷。

后来老蒋又忽然告诉王家烈要发饷给他,王家烈喜出望外,正纳闷老蒋怎么突然转性了,接下来的通知却让他大失所望,原来老蒋虽然愿意发饷,但是但规定部队未经南京点编前,只发给每月伙食费10万元。

要知道王家烈的部队有两万多人,这点钱连吃饭都不够,更谈不上其他开支了。就是这 10万元,老蒋也是开的空头支票,实际分文未给这样一来,王家烈的处境十分不妙。

接着,蒋又让人煽动王家烈的部下闹饷。同时,用重金收买了王的两个师长何知重与柏辉章反王。一次,何知重的第三团开到军部驻地,王家烈前往看望,该团士兵当着他的面叫骂开了“军长吞扣我们的军饷!”“军长不发饷!”更让人惊奇的是,士兵们在叫骂的时候,竟没有一个长官出来制止,明眼人都知道,王家烈怕是管不动这个团了,这个情况迅速在25军传开,士兵们越发觉得跟着王家烈干,没有前途,顿时间,军内人心惶惶。

王家烈再不济,也看得出一二,他知道,这背后都是老蒋在挖他的墙角,但此时他已经无权无势了,很难在与他斗。回到军部后,王家烈躺在床上,自言自语道:“这样的兵还能带吗?!”渐渐地,王家烈的去意愈发萌生。

就在王家烈萌生去意之时,蒋介石已想好了赶走王家烈的办法。4月初,张学良由武汉坐飞机到贵阳来见蒋介石,在与蒋一道吃过中饭以后,张学良起身回武汉,王家烈等人到机场送行。临上飞机时,张学良忽然问王家烈:“你坐过飞机没有?”

王家烈笑着说:“不怕你见笑,我还没有坐过呢。”张学良说:“那你上我的飞机,在贵阳上空绕一个圈子如何?”于是,王家烈兴高采烈地上了张学良的飞机,飞机在贵阳市上空飞行一周后,忽然向东北飞去。

王家烈看到飞机老不降落,正在着急和怀疑时,张学良从口袋里取出蒋的命令给王家烈看。这命令的大意是免去王家烈二十五军军长职务,调去武汉做参议,即往武汉服务。王家烈看了命令以后,知道是上了当,但已无可奈何。王家烈只得接受安排,结束了自己在贵州短暂的统治。

王家烈被迫下野后,黔军被改编为五个师,并被编入各个中央军。从此,黔军名存实亡。抗日战争爆发后,王家烈被任命为第二十军团副军团长,不久调任军事参议院中将参议。这两个职位都是闲职,并没有实际的指挥权力。此后直到解放战争结束,王家烈始终没有再次指挥军队作战。

解放战争结束后的1949年,王家烈并没有随蒋介石退守台湾,而是被共产党中央任命为西南军政委员和贵州省人大代表。1955年,王家烈当选贵州省的政协副主席。在工作期间他写成了大量宝贵的历史文章和回忆录,为后世研究贵州历史留下了珍贵的第一手资料。

在“大跃进”运动中,王家烈关心民生,对这一不顾经济规律的政策运动做出了中肯的批判。但他的建议并没有受到中央的重视,反而因此被划为“右派”,受到批判。1966年,末代“贵州王”王家烈病逝。

相关信息
各年级视频辅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