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联赵尚志牺牲细节:五人小队中有两名特务,凌晨3点被打了黑枪

2021-10-28 12:59 来源: 文化之窗 本文影响了:86人

日军通缉赵尚志:一钱骨头一钱金,一两肉得一两银。

1633251861726472.jpg

东北抗联

东北抗联和日伪军激烈斗争,条件艰苦,损失很大。1940年年末,抗联各部陆续进入苏联,进行整训。1941年10月,赵尚志率领五人小队,回到了兴山和汤原北部活动,继续抗击日伪军。

当时东北的汉奸、特务、密探到处都是,赵尚志的五人小队处境非常困难,想要生存下去,必须要发动群众,吸纳新的队员才行。赵尚志他们住在汤原县北部的一个“趟子房”里,所谓趟子房,指的是打猎和收山货的人在山里修建的,供临时休息的简易窝棚。

那时候已经入冬了,整天大雪纷飞、北风怒吼,在山里的窝棚生活很艰难。但是,赵尚志他们还要小心翼翼地出外活动,其困难程度可想而知。

到了12月23日,赵尚志在汤原县北部吸纳了一名新成员王永孝,这是一个买卖皮货的年轻人。之后,赵尚志决定,派3个人返回苏联汇报情况,其他人坚持斗争。就这么,队伍里只剩下赵尚志、姜立新和王永孝三人了。

其实,日本人一直关注着抗联的情况,不断派出特务搜集情报。很快,一名特务就发来了报告:“十二月下旬,在鹤立县梧桐河西北约百华里的东山沟王永江、冯界德等趟子房有赵尚志等五人出现。”


这一重要情报,让日本人大为重视。

赵尚志是他们悬赏通缉的抗联领导人,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如果这次情报是真的,抓住赵尚志,一定能对抗联造成重大打击。所以,伪鹤立县兴山警察署的特务主任东城政雄,和警察署长田井久二郎一起密谋,想办法抓住赵尚志。

一开始,他们派出25名警备队员,带着无线电台到鹤立河附近进行侦查,连续找了七天,毫无踪影。因此,田井久二郎说:“赵将军能得到中国人民的绝对支持,所以即使用日本军一个师团以上的兵力,也不能将他抓住,所谓‘讨伐’是没用的。因此,应该派遣特务……潜入赵尚志部下,设法把他引诱到警察活动范围内……”这一计划获得日军的支持,很快就得到了批准。

田井久二郎派出去的特务,名叫刘德山,42岁,原来是梧桐河采金会社警备队的小队长,因为枪法不错,绰号“刘炮”。田井答应刘德山,只要他能完成任务,抓住赵尚志,回来肯定能拿到一笔大钱。

1942年1月15日,刘德山装扮成猎人,打着收山货的旗号进入了鹤立县北部山区。与此同时,警备队长穴泽武夫带领十多人也来到了这里,搜集情报,配合刘德山的行动。

刘德山也是熟悉山林的人,所以几天时间就掌握了情报,摸到了赵尚志他们居住的趟子房。这天寒地冻的日子里,忽然出现一个陌生人,赵尚志十分警觉,意识到可能是特务,要把他抓起来枪毙。

巧合的是,队伍里的姜立新早年认识刘德山。姜立新并不知道刘德山现在是特务,就向赵尚志介绍了这个老相识。赵尚志一看是认识的人,也放松了警惕,让刘德山留下了。就这么,特务刘德山成功潜伏在了赵尚志的身边,并且时不时提供“情报”,逐渐换取赵尚志的信任。


田井久二郎不放心,很快又派出了第二个特务。

这个特务名叫张锡蔚,2月8日也摸到了这个趟子房。刘德山知道这个是同伙之后,立刻向赵尚志保证,这是自己的好朋友,值得信任。于是,张锡蔚也成功潜伏在了赵尚志的身边。

就在当天晚上,刘德山对赵尚志说,梧桐河警察分驻所守备不严,敌人不多,可以趁机打下来。赵尚志仔细思考了一下,决定听从刘德山的建议,于12日拂晓袭击梧桐河的警察分驻所。

第二天一大早,小分队吃完早饭就出发了,一路朝目的地前进。2月10日赵尚志对大家说,这次袭击如果成功的话,就骑马到苏联去。如果袭击失败,就到趟子房集合。

2月22日凌晨1点,队伍来到了梧桐河北的一个农家小院,为了给日伪军报信,刘德山提议派人先去梧桐河调查一下情况。于是,赵尚志派张锡蔚出去了,特务张锡蔚一出发,就直奔梧桐河伪警察分驻所,向敌人报告了这一情况。

此时的刘德山,已经准备动手了。大概凌晨3点多,四人来到了距离梧桐河伪警察分驻所不远的吕家菜园子,此时刘德山走在前面,赵尚志紧随其后。走着走着,刘德山忽然说:“先去菜园子暖和暖和,我去小便。”

说完这句话,他就转身往后走,赵尚志没有防备,当刘德山走到赵尚志身后时,忽然转身开枪。两人距离很近,赵尚志中枪后倒在了地上,此时刘德山正准备举枪打王永孝,赵尚志忍着疼痛,拔出手枪朝刘德山打了两枪,一枪击中腹部,一枪击中头部,特务刘德山当场被打死了。

姜立新走在最后面,他跑了过来,一看赵尚志倒在地上,赶紧过去搀扶。此时赵尚志腹部不断流血,把衣服裤子都浸透了。姜立新赶紧背起赵尚志进入了旁边的小窝棚,查看伤势。赵尚志知道自己伤得很重,而且敌人很快就会出现,于是让姜立新赶紧走。

这时,枪声也传到了伪警察分驻所,穴泽武夫立刻带领伪警察和警备队员出发,来到了吕家菜园子。


在这里,双方进行了激战。

1633251885745310.jpg

前排中间手握马鞭者为赵尚志

敌人虽然很多,但因为下了大雪,行动非常困难。日伪军先在数百米远的地方隐蔽起来,想要先探查情况再行动。此时,赵尚志料想到敌人很快就到,让姜立新注意着外面呢。看到敌人来了,赵尚志命令姜立新带着秘密文件和活动经费突围,自己和王永孝负责掩护。

就这么,双方开始交火,战斗十分激烈,一连打了大概15分钟,重伤的赵尚志陷入昏迷。战士王永孝被机枪打穿了腹部,也重伤昏迷。姜立新则在两人的掩护下,成功逃脱。

日伪军打着打着,看吕家菜园子里没了枪声,立刻冲了上去。赵尚志和王永孝都已经昏迷,日本人从现场搜到赵尚志的印鉴以及几张任命状,还有38式步枪两支,子弹230发,美制撸子一把,日制91式手榴弹10枚。

日本人找来马爬犁,把赵尚志和王永孝带到了旁边的伪警察分驻所。赵尚志随后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被俘了,他说:“只想死在千军万马中,没想到死在刘的手里。”特务刘德山的这一枪,从赵尚志的腰后右侧打进去,从小腹和胯间穿出来,伤势很重。

日本人知道赵尚志活不了多久了,于是立刻开始审讯。根据伪三江省警务厅关于枪杀赵尚志提交的报告显示,赵尚志被俘后活了8个小时,在此期间一直被审讯,他对参与审讯的伪警察说:“你们不也是中国人吗?现在你们出卖了祖国。我一个人死了没有关系,我就要死了,还有什么可问的!”

说完这句话后,赵尚志狠狠地瞪着审讯人员,一言不发,直至牺牲。日本人的报告中说:“(赵尚志)对重伤留下的苦痛不出一声,其最后的表现,真不愧为一‘大匪首’的尊严。”

赵尚志牺牲后约三个小时,重伤的王永孝也牺牲了。


此后,日警备队长穴泽武夫立刻乘车,找田井久二郎报告情况。

田井久二郎得知情况后,又立刻向伪鹤立县警务科和伪三江省警察厅汇报了情况。2月24日,日本人把赵尚志的遗体送到了伪兴山警察署,抗联叛徒李华堂也被叫了过来,辨认赵尚志的遗体。

确定死者就是赵尚志以后,敌人立刻拍下了照片。第二天早晨,他们又把遗体送到了佳木斯伪三江省警察厅,之后将赵尚志的头颅割下,用飞机运到了长春,向警务总局邀功请赏。

日伪军知道赵尚志的死讯,非常兴奋,他们立刻大肆宣传。抗联叛徒李华堂还公开表示,自己“从心里高兴,今后进一步效忠满洲国”。这个李华堂,在日军投降后负隅顽抗,被我军合江剿匪部队伏击,受伤死在了押送的路上。

赵尚志烈士的遗体,当时被日军丢弃到了松花江,头颅送到了长春。日本投降之后,原抗联领导人周保中曾想办法寻找赵尚志的头颅,但一直没找到。一直到2004年5月,长春般若寺发现了一枚头骨,可能与赵尚志有关。经过细致严谨的鉴定之后,才确定这就是赵尚志的颅骨。

赵尚志没有想到,他会死在特务的手中。那个时代,日本人坏,但汉奸特务更坏。他们仗着有日本人撑腰,胡作非为,欺压百姓。他们凭着自己中国人的身份,当特务当密探,出卖抗联英雄,该千刀万剐。

祖国强大了,我们更要团结起来,烈士们拼了性命换来的和平盛世,我们要珍惜。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