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年,李明扬看了《东进序曲》后,打电话给陈毅:贬低了我形象

2022-07-01 00:03 来源: 文化之窗 本文影响了:34人

前言

1966年,电影《东进序曲》在全国上映。内容讲述的是新四军东进纵队为了抗日挺进苏中的故事。

当时,在北京工作的李明扬,特意抽出时间观看了这部影片。可等到电影放映结束后,他的脸上却布满了乌云。

随即,他给时任外交部长兼中央军委副主席的陈毅元帅打去了电话:“陈毅同志,我今天看了《东进序曲》,发现电影中有几处失实,有贬低我形象之意。”

陈毅听后,哈哈大笑,豪爽而真诚地说:“师公,放电影么就由他去吧!故事有点儿出入也在所难免,秀才编剧本,未必清楚那一段史实么!我和很多同志就从没把你当外人看待,我们的交情还不够深吗?”

1654161282788506.png

李明扬想了想,也就释然了。

“为抗日同仇敌忾”

李明扬,号师广,安徽萧县人。

抗战初期,李明扬担任第五战区游击总指挥。1938年,台儿庄大捷后,日寇围攻兵家要地——徐州。李宗仁率第五战区五个军西撤入皖,李明扬却率部南下,冲破日寇的封锁,一路招兵买马,进入泰州,亮出抗日旗号,与日伪军时有战斗。

1年后,李明扬在桂系军阀支持下,于泰州组建“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自任总指挥,李长江任副总指挥,麾下共3万多人。一时间,“二李”成为了苏北中间势力的主要代表。

那时,陈毅指挥的新四军第一支队奉命从苏南向苏北发展。因此,“二李”便成了陈毅首要争取的对象。

1939年8月下旬,李长江急匆匆地赶到了李明扬所住的凌家花园,一见面就问:“找我什么事?”

李明扬说:“明天下午,新四军的陈毅要到泰州来,你负责接待一下。”

李长江连连摇头:“不行,我一个粗人,不会谈。”

李明扬说:“不要你和他们说具体的事情,只说几句合作抗日的话就行了。”

李长江“嗯”了一声,正要离开时,李明扬叫住他,又嘱咐道:“不能冷淡了客人。陈毅是新四军的虎将,在江南抗日是出了名的。”

第2天下午,李长江在泰州西山寺的大殿上接待了新四军的3位客人:陈毅、管文蔚、惠浴宇。期间,双方表面上谈得很融洽。末了,李长江命令副官带新四军的客人们到馆子里吃顿饭,洗个澡。

这时,副官伏在李长江的耳边问:“新四军客人是什么级别?按什么资格招待?”

李长江不耐烦地说:“他是支队长,团级,按少将招待吧。”

当晚,李长江去向李明扬汇报白天的情况,受到了夸奖。随后,他向李明扬建议说:“明天就打发他们走吧,省得再啰嗦!”

李明扬却说:“不,情况有变,明天我也要到场,要隆重款待他们。”

话落,李明扬从桌上拿起了一封密电,说:“我们的老乡王敬玖当军长了,他来电说,要送我们步枪子弹10万发、盒枪子弹2万发、迫击炮弹5000枚,但要我们自己去运。”

李长江喜得直跺脚:“这可好了,比送金条给我们还过瘾。”

但他一盘算,又觉得困难不小。于是,他对李明扬说:“我们自己去江南运回来,中间要过江,要过铁路,还有鬼子几道封锁线,这笔买卖怕是玩不成?”

李明扬笑了笑,说:“所以就要请陈毅帮忙了。他在江南有部队,跟小日本打过几仗了,现在长江跳板——扬州又落在他们手上。”

李长江听后,拍了一下大腿说:“明天请他赴宴时,与他说,他肯定会答应。”

李明扬摇摇头说:“不,这次不说。等他们走了,过上一段日子,我专门写信给陈毅,再提这事也不迟。记住,心急吃不上热豆腐。”

3个月过去了,时任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第三纵队第八支队的队长陈玉生(中共地下党员)将李明扬的一封亲笔信交到了陈毅的手中。陈毅看过信后,高兴地说:“新四军一定帮助贵部运回这批弹药。你替我带个口信,向你们总指挥和副总指挥问好。”

10多天后,在新四军第四团两个连的协助下,陈玉生从王敬玖处把10万多发弹药安全运送过江。又过了两三天,在陈玉生部一个营的兵力保护下,600多名民夫挑着这批弹药,浩浩荡荡地进了泰州。

12月初,李长江受李明扬的委托,带着一批军官站在路边迎接陈毅等人。泰州城中的主要街道都贴上了标语:“欢迎新四军光临指导!”不久,陈毅、管文蔚、惠浴宇,在李长江等人的陪同下,来到了凌家花园。

与李明扬见面后,陈毅从身后的卫兵手上拿过一把日本指挥刀,说:“这次来得匆忙,未带什么贵重礼物。这把日本指挥刀,我看不错,就给总指挥带来了。”

李明扬明白其中的含义,只要他接了刀,就表明以后要联合抗日了。李明扬没有迟疑,接过刀后,欣喜地说:“好刀,是一把好刀!我一定留着这把宝刀做个永久的纪念。”

当晚,李明扬和陈毅举行了秘密会谈,就双方合作抗日的问题达成了共识。

“击敌联李孤韩”

在陈毅帮助李明扬运回武器后,新四军挺进纵队和泰州李明扬部之间,一度出现了和睦相处、团结抗日的祥和气氛。

然而,好景不长。1940年3月,蒋介石挑起了新的反共摩擦。国民党顽固派韩德勤,联合桂系顽固派李品仙,向新四军第五支队驻地——半塔集发起夹击。

新四军苏北指挥部派陶勇先攻打李品仙,然后与新四军苏南指挥部陈毅派出的叶飞汇合,合力击溃韩德勤。计划进行地很顺利,“半塔集之战”大获成功。这样一来,打了败仗,受了蒋介石批评的韩德勤,更加忌恨新四军了。

5月,日伪军对叶飞部驻地发起大“扫荡”,叶飞率部反击日伪军的扫荡后,转移到了泰州西北的郭村休整。李明扬得知消息后,力排众议,同意借让郭村让叶飞部驻扎。

3个月租期到后,为抗日计,叶飞决定将继续驻扎,并征兵、征粮税。这样一来,就引起了李长江等多数纵队司令的不满,他们都主张与新四军东纵开战,夺回地盘。

韩德勤见此情景,趁机挑拨施压。李明扬迫不得已,违心地同意了。但他在去韩德勤总部开会前,命令部下对新四军不能穷追,更不得乱杀害俘虏。拿回郭村即应停战。

然而,李长江低估了新四军的战斗力。“郭村之战”因陈玉生、王澄(二人均为打入李部的共产党员,已掌握重机枪连等武装)率部阵前反戈一击,尔后,陶勇奉命率部星夜驰援,抄了李军后路,二李部队损失惨重,退回了泰州。

就在新四军打算一鼓作气拿下泰州时,陈毅却急令新四军收兵于城下。

陈毅把挺进纵队团以上干部召集起来开会,向大家问道:“新四军到苏北来是干什么的?”

大家齐声说:“开辟抗日根据地。”

陈毅又问:“那我们打败‘二李’就能开辟根据地了吗?”

这一问大家都不说话了。

陈毅语重心长地说:“同志们,我们发展苏北的方针是‘击敌联李孤韩’。我们要在苏北安家,关键是要打败顽固派韩德勤,而不是友军‘二李’。我们虽然有力量拿下泰州,但这样一来,就把‘二李’赶到韩德勤那边去了,从战略上讲,可是有害无益的啊!”

话说,李长江战败后,李明扬看着新四军兵临泰州城下,赶紧派人向陈毅说和。

7月5日,陈毅派了一位重量级人物朱克靖前去谈判。早在大革命时期,朱克靖就是北伐军第3军的政治部主任,而李明扬则是第3军副军长兼师长。所以,听闻朱克靖的要来,“二李”早早地就在门口迎候了。

一见面,朱克靖向李明扬转交了陈毅手书的七律《送人赴泰州谈判抗日合作》诗一首:

停骖问我意何如?词婉情真再致书。

军令今当斩马谡,歧途何事泣杨朱?

仲连智免蹈东海,武穆冤成走传车。

凭君寄语强梁辈,摩擦自戕慎厥初。

读罢陈毅的诗,李明扬不禁感慨万分。他一边连声称赞“陈毅将军果然文韬武略”,一边又问:“陈毅将军还有什么交代吗?”

朱克靖说:“师广兄,陈司令要我告诉李总指挥,新四军在郭村战斗缴获的武器全部归还,俘虏全部释放。请你们派人去接收。”

李明扬听后,连声称赞:“陈毅将军伟大,不胜感谢!”

9月,黄桥之战爆发了。韩德勤奉蒋介石密令策划“解决”苏中新四军主力时,满以为稳操胜券,因为他调遣的部队有七万之多,完全占优势。但他没料到李明扬明里同意调兵参战,暗里却信守其对陈毅作出的承诺,实际守中立,按兵不动。

这一仗中,本无军事才干的韩德勤几乎输光了老本。是役,他完全陷入被动,89军中将军长落水而死,独立六旅旅长被俘。他从此一蹶不振,只落个空架子。新四军从此在苏中、苏北站住了脚。

建国后,陈毅给李明扬过六十寿辰

1941年1月,日军开始“扫荡”,占领黄桥,扬言要进攻泰州。

“二李”立即召开高级会议商讨对策,李长江提出投靠南京汪伪政府。李明扬则表示,半世清名不能付诸流水,如有爱国将领不愿易帜者,可以随他出城打游击。

14日,李明扬率指挥部少数军官和教导大队悄悄离开泰州,开始了漫长的敌后生涯。

6月5日,日军集结2000多人“扫荡”李明扬驻地。李明扬在警卫部队掩护下,泅水渡河才幸免于难。听闻李明扬遭受重大损失后,陈毅派朱克靖前去慰问,带去了大米50石。李明扬甚为感激,说是雪中送炭。

1945年6月3日,李明扬在泰州城北的靳家谭小船上生火做饭时,被日军巡逻小汽艇发觉俘虏,送往上海,关在日军司令部。

周佛海以老友身份劝其出任江苏省省长,李明扬以年老力衰不堪重任力辞。日军又轮番威逼利诱,但李明扬不为所动。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委任李明扬为第10战区副司令兼淮南行署主任。1947年底,陈毅指示有关情报人员与李明扬建立新的秘密联系。

1949年2月,李明扬经过周密策划,发动起义,将自己的几千人带往徐州贾汪解放区,陈毅兴奋异常,设宴为他接风。尔后,陈毅给毛主席拍去电报,请示是不是让李明扬去他那儿。毛主席回电,叫陈毅征求李明扬的意见。

李明扬尽管放心不下在上海的亲属,但他表示还得暂留在徐州。上海解放后的当天,李明扬随同27军军长聂凤智乘坐吉普车,与已受到地下党保护的亲属团聚。

9月,李明扬赴北京参加中国人民政协协商会议,任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9月19日,李明扬受毛主席邀请,游览天坛,还合了影。9月23日,毛主席接见了26位起义将领,李明扬就在其中。期间,毛主席说:“李明扬是大事明白,小事糊涂的人。”

不久,李明扬被任命为华东军政委员会委员,生活上受到了陈毅无微不至的关怀。当时,肩负上海军政领导重任的陈毅很重旧情,几次忙中抽空去李明扬家饮酒品茶,谈论时局,回忆往事。

陈毅说:“我们共产党人是永远不忘老朋友的。师公对我们新四军的帮助是很大的。你们有什么困难尽管直接找我,我一定负责解决。”

李明扬听后,心里感到暖暖的。

1950年4月的一天,李明扬在家中过60岁寿辰。一时间,小洋楼里宾客云集,好不热闹。当天,陈毅特意抽出时间,赶来为李明扬祝寿。

一见面,陈毅对李明扬说:“师公的50大寿是在泰州过的吧?”

李明扬说:“是的,回想起来惭愧至极!”

陈毅哈哈大笑:“那有什么好惭愧的。你我之间,是结下不解之缘了。那时,你过50岁生日,我是专程派人给你送了寿礼的。”

李明扬拘谨地说:“惭愧,惭愧,我们后来翻脸不认人,发起了郭村之战。”

陈毅摇摇头说道:“这要检讨什么?历史嘛!不打不成交嘛。况且极力主张打我们的是你的副手李长江嘛。”

李明扬愣了愣,神色有些不自然,而陈毅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神情变化,忙着与其他熟人说话去了。

其实,就在当时,曾经变节投敌,又差点儿被日本主人毒死的李长江正巧借居在李明扬的家中。他被安排住在二楼右边一个房间里。由于身患几种病在身,行走不便。

一向以讲义气著称的李明扬念及多年“袍泽旧情”,一直出钱为李长江治病。他知道李长江并不在人民政府通缉的敌伪高层人员名单上,故一直让其在家中治病闲居。当陈毅提到李长江时,李明扬感到有些尴尬。

不久后,抗美援朝战争爆发了。李明扬为了支持志愿军出征,特意取出自己的十几个存折,叫亲属取出钱捐给国家,用于购买飞机。据说,他是上海地区国民党起义将领中捐钱最多的一个。

1960年,李明扬被任命为国防委员会委员,并当选民革中央委员,因工作需要,迁居北京。

1972年1月6日,陈毅不幸逝世,李明扬哀痛万分,悲泣不已。

1978年11月17日,李明扬在北京辞世,享年88岁。尔后,粟裕大将主持了追悼会,在京的新四军老同志、将领大多参加。会上,粟裕在悼词中肯定了李明扬的历史功绩。

相关信息
各年级视频辅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