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公河血案制造者糯康,被执行注射死刑,他为什么非要惹中国?

2021-10-28 12:37 来源: 文化之窗 本文影响了:27人

2011年10月5日上午9点,泰国境内的湄公河金三角水域,两艘由中国船员掌握的“华平号”和“玉兴8号”商船,正在像往常一样经过这里。

突然,有几艘武装快艇向他们逼近。商船速度不及快艇,很快就被对方赶上了。

随后,七八名武装分子登上船只,胁迫中国船员开着商船与他们一同离开。

在被两艘劫持商船的后方,还有一艘“华鑫6号”,因为距离靠后而未被歹徒注意。

湄公河上时有抢劫案件发生,但最后多以花钱消灾了事。事情很糟糕,但似乎还没到最坏的地步,这是华鑫6号船员们最初的想法。

然而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这起看似普通的抢劫案件,最后演变为了举世震惊的湄公河惨案。

劫持案件发生数小时后,两艘商船在一处码头被泰国警方发现。其中玉兴8号的驾驶室内布满弹孔,血迹斑斑,船上还有一具尸体。

随着搜寻工作的进行,码头附近又有两具尸体被发现,死者是两艘商船的船长,他们生前均遭到枪击,其中一人脖子上还被捅了一刀。

接着,搜寻范围进一步扩大到湄公河水域,又有九具尸体从河里被打捞上来。遗体均被铐住双手,头上缠满胶带,背后则布满了多处弹孔。

两天后,又有一具中国船员遗体在湄公河被发现。至此,两艘船上的13名中国船员均已经被证实全部遇难。

惨案发生后,舆论哗然。中国方面更是要求必须彻查到底,严惩凶手。

泰国媒体却发布消息,声称两艘中国商船在武装贩毒期间,被泰国军方发现,双方发生交火,中国船员全部被打死。

但这样的消息说法显然站不住脚,因为从来没有贩毒的船只会如此明目张胆地在湄公河上行驶。而且两艘商船已经运营多年,从来都没有违法犯罪记录。

在案发当天,两艘船上装载的也只是柴油、大蒜、苹果,但泰国方面却凭空搜出了一堆毒品,怎能不令人生疑?

然而最初人证和物证全都掌握在泰国手上,调查难度非常大。

中国警方不畏艰难,立刻成立专案组,并派出调查小组,前往泰国、缅甸、老挝三国交界的金三角地带,利用多年来搭建起的情报网络,通过各种渠道在当地广泛了解信息。

结果不出人们所料,泰国媒体的消息是在有意掩盖事实。

10月23日,时任中国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前往云南,建议中泰缅老四国成立安全执法合作机制。

随后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带领人员前往泰国,督促尽快破案,还给中国受害者家属一个清白。

到这时,泰国方面才有所行动,9名现役泰国军人在上级军官的带领下,到警察局自首。

然而,他们坚称自己是为了打击贩毒,拒绝承认杀害中国船员的罪行。

于是中国警方又派出200多名精兵强将,赶往泰国、缅甸、老挝三国查案。他们有的与当地警方合作,有的则是进行秘密侦查。

在中方调查人员的不懈努力下,一个活跃在金三角地区、以糯康为首的特大武装贩毒集团,进入了中方的视野。以越来越多的真相浮出水面,活跃在金三角地区,以糯康为首的特大武装贩毒集团具有重大嫌疑。

糯康生于1969年,缅甸掸邦人,曾在缅甸大毒枭、大军阀坤沙手下做事。

1996年,坤沙向缅甸政府投降后,糯康认为干一番大事业的机会已经到来,于是便自立山头。

他纠集原坤沙手下的旧部,成立了新的武装集团,并且逐渐成为金三角地区数一数二的大人物。

拥有武装力量的糯康在当地铺路修桥笼络人心,贿赂官员打通关节,很快就有了属于自己的根据地。

然后,糯康又以此为依托,打压兼并其他武装力量,不断壮大自身势力。

如果糯康集团只是单纯的武装力量也就算了,不管怎样在东南亚称王称霸,只要不危害到中国的利益,中国也不会去专门管他们。

但糯康等人还的脑袋里却只有金钱、权势和暴力,而且他们毫无忌惮地使用制毒贩毒、绑架抢劫、敲诈勒索、收取保护费等犯罪手段,收拢金钱权势。以求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就给东南亚地区的稳定带来了极大的威胁,中国也深受其害。

1633490185680540.png

仅据2008年以来的统计,糯康集团涉嫌针对中国船只与中国公民的犯罪活动就多达28起,导致3人受伤16人死亡。

2011年4月的一起案件中,糯康集团绑架了13名中方工作人员,还向中国提出了高达800万美元的赎金要求。

至于制毒贩毒等行为,就更是惹得天怒人怨了,所以糯康本人毫无回旋余地的成为了中国以及泰国、缅甸、老挝四国的通缉对象。

然而糯康对于各国政府的通缉却不以为然,在他眼里,中国也好泰国也罢,都不过是可以随意捏的“软柿子”罢了,自己可以把“事业”一往无前地做大做强,但糯康的这个如意算盘最终却落空了。

先是中国有关部门提供情报,帮助缅甸政府铲掉了糯康在缅甸的大本营,接着缅甸政府在清剿糯康集团时临时征用了中国船只,许多武装分子被击毙或是被抓获,这让糯康加深了对中国的仇恨。

1633490196110290.png

但对中国而言,打击猖獗的糯康犯罪集团并不是最终目的。中国希望这里的人们能找到一条正确且长久的谋生之路,同时也愿意向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来自中国的多项投资在东南亚落地生根,帮助当地人发展旅游业、农贸产品等替代经济,以求最终摆脱对毒品经济的依赖。

其中位于金三角地区,由中国商人投资成立的金木棉集团,涉足农贸、旅游、酒店、博彩等多个行业,逐渐吸引了不少当地农民参与其中,他们不再像往常一样只能靠种植毒品作物过活。

但这样的做法显然触动了糯康集团的命根子,因为当地人一旦远离毒品,糯康也就失去了重要的经济来源。

他认为中国挡了自己的财路,于是变本加厉地策划针对中方人员的暴力犯罪活动。

而且更让糯康愤愤不平的是,那些在湄公河上往来的中国船只,基本上都不会像其他国家船只那样,给自己定期缴纳“保护费”。

他越想越气,最终头脑发昏,决定对中国来一次更大更血腥的报复行为。

糯康找到泰国军方里的不法分子,先是用财路金钱买通对方,便于给自己的团伙在泰国找到立足之地。

接着双方又合伙商定,劫夺中国船只并栽赃陷害其武装贩毒。

这样糯康可以实现自己报复中国的目的,泰国军方则可以获得立功机会,于是一桩夺去13名中国船员的惨案便在湄公河上演了。

但令糯康和泰国军方没想到的是,中国对此态度非常强硬,坚持要把真凶一挖到底,为死去的同胞讨回公道。

泰国军方虽然嘴上很硬强硬,却还是不得不承认的确有本国军人参与其中。

接下来就轮到了糯康。中国调查人员联合多国军警,多次采取行动不断挤压糯康集团的生存空间。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糯康团伙在当地有很强的根基,一些农民和地方官会提前通风报信甚至阻拦抓捕行动。

只有把糯康赶到根基不牢的地方,抓捕他的机会才会更大。

几个月的时间下来,原本横行一时的糯康集团被赶得七零八落,众多头目四散逃亡,糯康本人也成了丧家之犬,可以利用的掩护越来越少。

最终在2012年4月,身边只剩下几名跟班的糯康,在老挝境内的一处码头遭到老挝警方的逮捕,随后被移交给中国警方。

另外5名与湄公河惨案有关的同伙,也相继被逮捕并完成移交工作。

被捕后的糯康试图用金钱换来从宽处理,但并未成功。

2012年11月6日,中国船员湄公河遇害案件在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宣判。

6名被告人里,包括糯康在内的4人被判处死刑,另外2人分别被判处死缓和八年有期徒刑。

但这些杀人犯并没有认罪伏法,反而当庭提出上诉,试图等来什么有利的结果。但中国为遇难同胞寻求公道的决心已定,在二审期间驳回了全部被告的上诉,维持原判。

2013年2月24日,最高法院的死刑复核裁定书送到了糯康等人手里,他们这才意识到已经没有什么改变的机会了自己的命运已经无可挽回了。

人一旦面临死亡的威胁,哪怕是穷凶极恶的罪犯心理防线也会崩溃。糯康变得紧张不安,水果也不吃了,香烟也不抽了。

他希望得到宽恕,希望得到改正的机会;他又想起了自己的10个子女,想能和家人再见上一面。

但在残忍杀害十几名中国船员的时候,他可曾想起过会有今天这样的下场呢?

或许唯一能让这个杀人魔真正感到后悔的事情,就是不应该惹到中国,千不该万不该,惹中国动怒最不该。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糯康等4人被执行注射死刑,在金三角称雄数年的糯康集团就此彻底覆亡。

如今,距离这起惊天大案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

湄公河比当年更加繁忙,尽管依然还会有不法分子鬼鬼祟祟,但糯康之死给这些人提了一个醒,千万不要随便招惹中国。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