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铉《和萧郎中小雪日作》赏析:小雪时节叹流年,最后一句是经典

2024-04-19 17:54 来源: 文化之窗 本文影响了:86人

01 导语

小雪从气候来说,可以理解为下着小雪,是一件极浪漫的事。但从节气来说,它也是二十四节气中冬天的第二个节气。

一个有着冬天的浪漫的节日,自然会引来诗人们抒发自己内心的所思所感。他们或叹时光流逝,或咏冬日清冷,字里行间流露出诗歌韵与律的美。

今天要分享的是南唐末、北宋初的诗人徐铉一首写于小雪节气日的和诗:《和萧郎中小雪日作》。

02 诗与译文

和萧郎中小雪日作

徐铉

征西府里日西斜,独试新炉自煮茶。

篱菊尽来低覆水,塞鸿飞去远连霞。

寂寥小雪闲中过,斑驳轻霜鬓上加。

算得流年无奈处,莫将诗句祝苍华。

译文:

在征西府中,日暮斜阳时,独自品尝着新炉煮的茶。

篱笆上的菊花落尽,茎叶倾倒在水中;南方候鸟飞向远方,在霞光中消失。

寂寥的小雪节气日悄悄降临,在悠闲中度过,淡淡的霜雪点缀着苍白的鬓发。

想来岁月流转之际,也是无奈之时,不要将手中的诗句来祝福满头的白发。

03 作者简介

徐铉(916年—991年)是五代至北宋初年诗人、书法家。字鼎臣,广陵(今江苏扬州)人。

徐铉十岁能作文,与韩熙载齐名,人称“韩徐”。起初在五代南吴(杨吴)任国校书郎,随后在南唐仕三主,历官知制诰、翰林学士、吏部尚书。南唐灭亡后,随李煜归宋,被北宋皇帝赏识,官至散骑常侍,世称徐骑省。

他长于书法,喜好李斯小篆,隶书也较出色。在诗作上,诗的风格平易浅切,真率自然,不押险韵,不用奇字,与白居易的诗风十分相近。

这首《和萧郎中小雪日作》也是如此,以简练的语言描绘了小雪时节的景色,写出了作者对岁月流转的感慨。

04 诗文赏析

题目中的“和”是唱和之意。萧郎中是元帅府的书记,徐铉还有一首和诗《和元帅书记萧郎中观习水师》,可见两人在诗文往来上十分的密切。

征西府里日西斜,独试新炉自煮茶。首联交代了时间、地点与起因,强调一个“独”字。写了日暮时分坐在征西将军府中,独自一人在新点燃的炉火上煮茶。“征西府”在唐代便已出现在诗文中,唐诗人杨巨源的《关山月》写过:复映征西府,光深组练间。诗人张继的《邮亭》里写过:自从身逐征西府,每到开时不在家。

篱菊尽来低覆水,塞鸿飞去远连霞。颔联写了所见的景色,篱笆边的菊花快落尽了,茎叶低低的倾倒在水面上;飞鸿渐渐远去,与远方的晚霞融合在一起。“篱菊”“塞鸿”“连霞”等景物,是小雪时节的萧条景色,旨在写出四季轮回、秋收冬藏的寂静与衰败,也是一步一步层层递进,为下文的感叹时光做铺垫。

寂寥小雪闲中过,斑驳轻霜鬓上加。颈联将自己写诗的目的显露了出来。寂寥的小雪节气之日是在无聊闲散中度过的,此时的寒霜与自己斑白的鬓发何其相似。由霜想到自己的鬓发,如此融合亦是为了感叹光阴逝去,年华易老。

算得流年无奈处,莫将诗句祝苍华。尾联则直抒胸臆,想到美好的年华终将消逝,让人感到无可奈何,不要用新作的诗句来祝贺发神苍华。

苍华指的是管理头发的神,在此可理解为自己的鬓边白发。此句也略带玄机,与“斑驳轻霜鬓上加”一样给人一种意味深长之感。可以理解为自己虽然感慨时光逝去,但是面对着这种无可奈何的事情,大可不必过多纠结,不要只是为了悲叹光阴而写诗,如无病呻吟一般。

流年易逝,华发易生,人生又能有多少个春秋呢?不如珍惜眼前,将未老的容颜,写在流逝的时光中,带着正能量,带着激昂,在人生的路上款款而行。

05 结语

算得流年无奈处,莫将诗句祝苍华。

整首诗描绘出了一幅寂静的冬日印象图,表达了作者面对岁月流转的无奈以及对安宁时光的向往。这种写景交融情感的手法,使得整首诗词充满了诗意和抒情色彩。

冬天来了,不必感慨时光匆匆,因为我们改变不了季节的步伐。但是,我们可以在有限的时光里,让生命变得有意义。

不辜负,才是对人生最好的回答。

相关信息
各年级视频辅导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