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州赈银奇案

2024-04-15 21:03 来源: 文化之窗 本文影响了:26人

清顺治年间,江苏云州城里来了个外地游方郎中,手里举着块“专治疑难杂症”的招牌,在城里转悠了大半天,却无人问津。眼瞅着中午快到了,这位郎中无意间走到一条偏僻小街,突然被迎面泼来的污水淋了个透心凉。定睛一看,原来是丫环在倒药渣。丫环慌忙道歉,可这郎中却不依不饶,非要丫环赔他新衣服。

就在这时,从院子里走出一位清瘦老者,自称是知县林知秋。林知县微笑着打圆场,邀请郎中到书房喝杯水解解渴。这一进去,可不得了,郎中不仅看出了林知县的病因,还顺藤摸瓜,扯出了一桩惊天大案——那失踪的十万两赈灾白银!

郎中跟着林知县进了书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感叹道:“哎,这走路还真是累人啊!”

林知县笑了笑,递过一杯水:“先生辛苦了,请先喝杯水吧。”

郎中接过水杯,一口气喝了个精光,然后抹了抹嘴巴,说道:“知县大人,你这病啊,我看是因为心火太旺,伤了元气。”

林知县听后,脸色微微一变,叹了口气:“哎,先生说得没错,最近我确实遇到了一些烦心事。”

郎中好奇地问道:“哦?是什么事情让知县大人如此烦心呢?”

林知县犹豫了片刻,缓缓开口:“不瞒先生说,最近江浙一带突遭大水,朝廷拨了十万两白银作为赈灾款。可是,这笔银子在途经我们云州地界时,竟然被人给抢了!我现在正为此事焦头烂额呢。”

郎中听后,眼睛一亮,追问道:“那知县大人有没有查到什么线索呢?”

林知县摇了摇头:“没有,一点线索都没有。那些劫匪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无影无踪。”

郎中沉思了片刻,突然问道:“知县大人,你最近喝的药是谁帮你抓的?”

林知县一愣,不明白郎中为何会问这个问题,但还是如实回答:“是衙门里的师爷许福去药店拿的。”

郎中点了点头,神秘地说道:“知县大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问题就出在这药上面!”

林知县听后大惊失色:“什么?你是说许福有问题?他可是跟了我多年的老部下啊!”

郎中摆了摆手:“知县大人别急,我只是说药有问题,没说许福一定有问题。不过,这药里多了一味叫‘五灵脂’的草药,与大人所服的其他药物药性相冲,长期服用对身体极为不利。”

林知县听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怪不得我最近总是感觉身体不适呢。那依先生之见,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郎中微微一笑:“知县大人,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停掉这药,然后暗中观察许福的动向。如果发现他有任何可疑之处,立刻将他拿下审问!”

林知县听后连连点头:“好!就依先生所言。如果这次能够找回那笔赈灾款,我定要重重酬谢先生!”

郎中却摆了摆手:“知县大人客气了,我不过是碰巧发现了这个问题而已。如果大人真的能够找回那笔银子,那也是大人的功劳。”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郎中便起身告辞了。林知县亲自将郎中送到了县衙门口,并叮嘱他一定要小心行事。而郎中则笑了笑,转身消失在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夜幕降临,云州城内一片寂静,只有县衙后院内隐约透出些许灯光。林知县换上一身便装,悄无声息地溜出了县衙,紧随其后的是几个身着黑衣的捕快,一行人迅速融入了夜色之中。

他们的目标正是许福的家。自从郎中离去后,林知县便暗中派人监视许福的一举一动,发现他近日来行为异常,常常深夜外出,不知去向。林知县怀疑,那笔失踪的赈灾款,很可能就藏在许福的家中。

一行人悄无声息地来到许福家门前,林知县做了个手势,示意众人分散开来,包围整个院子。然后他轻轻扣了扣门环,假装是来找许福闲谈的。

不一会儿,门内传来了许福的声音:“谁啊?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

林知县压低声音说道:“是我,林知县。有些公务上的事情想找你商量一下,快开门吧。”

许福似乎没有起疑,很快便打开了门。就在他探出头来的瞬间,林知县猛地一推,将许福推了个踉跄,随即率领众捕快冲进了院子。

“你们这是干什么?!”许福惊慌失措地喊道。

林知县冷笑一声:“干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来人啊,给我搜!”

众捕快立刻行动起来,开始在许福家中翻箱倒柜地搜寻起来。许福脸色惨白,站在一旁瑟瑟发抖,想要阻止却又无能为力。

就在这时,一个捕快突然大喊起来:“找到了!”

众人闻言纷纷围了过去,只见那个捕快从地下挖出了一个包裹严实的木箱,打开一看,里面赫然是一堆堆的银元宝!

“这……这怎么会在我家?!”许福惊恐地喊道。

“还想抵赖?!”林知县怒喝一声,“来人啊,把他给我拿下!”

许福被众捕快牢牢控制住,无法动弹。他满脸绝望地看着林知县,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咽了回去。

林知县看着眼前的许福,心中一阵痛心疾首。他曾经那么信任这个人,却没想到他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但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他必须尽快将这笔赈灾款追回,以解百姓之苦。

“带走!”林知县一挥手,众捕快押着许福离开了这个充满罪恶的院子。夜色中,云州城又恢复了一片宁静,但这场风波却远远没有结束。

第二天一大早,林知县便命人将追回的赈灾款运往灾区,以解百姓燃眉之急。他自己则亲自来到郎中的住处,向他表示感谢。

“先生真是神人啊!若不是你提醒,我恐怕到现在还蒙在鼓里呢!”林知县握着郎中的手,激动地说道。

郎中却只是淡淡一笑:“知县大人过奖了,我也只是碰巧发现了问题而已。况且,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林知县才依依不舍地告辞离开。而郎中则站在门口,目送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哎,希望这笔银子能够真正用到百姓身上吧。”郎中喃喃自语道,转身回屋继续他的游医生涯。

各年级视频辅导入口